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七十七章:寶貝,我愛你! 回到首頁

第一百七十七章:寶貝,我愛你!
危情游戲:女人,簽約吧!第一百七十七章:寶貝,我愛你!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等許安然看到南宮辰的時候,她整個人都愣住了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她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,南宮辰居然憔悴成這幅模樣了。好像一下子滄桑了好幾歲,青灰色的胡茬讓他整個看上去都好邋遢。

懷中的諾諾看著她微微蹙眉的樣子,他有些低低的說著,“媽咪,你不知道,這幾年爹哋有多想你。雖然我知道你不喜歡爹哋,你喜歡那個叔叔了,可是我還是想說,爹哋很愛你,比任何人都愛你!”

許安然本來想說他還小,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。可是當她轉頭看到諾諾一臉認真的眼神時,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思想在她腦海中胡亂的播放,重演。

誰說的清呢?很多事情誰都說不清,愛么?不愛么?她也不知道,她只知道,南宮昊付出了太多。她感覺自己對不起他,她不可以讓他一個人孤單的過下去。南宮辰還有諾諾,更或者說,許安然對于南宮辰而言三年前就死了,沒了。

那么,就當她死了吧,死在三年前,死在那段回憶里。而如今的許安然,就當是另外一個同名同姓的好了。

“安然,寶貝,對不起,是我不好,是我不好,你別哭,別哭好嘛?”南宮辰有些神志不清的說著,雙手有些無措的在空中舞著,表情痛苦。

一聲寶貝,觸動了記憶中的那根弦。

那個時候,他第一聲叫她寶貝似乎是因為南宮昊叫了她一聲小安。他覺得南宮昊叫的比他還親密,所以那之后就一直叫她寶貝。

尤其是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,他總是一遍遍心肝寶貝的叫,叫的她心都軟了,渾身都無力的倒在床上任他予取予求。

臉因為那一幕幕開始發紅,發燙。她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些記憶居然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想了起來。該死的,她,她那個時候怎么,怎么會那樣?

許安然煩躁的搖了搖頭,卻恰好看到南宮辰痛苦的抓緊床單,雙目緊閉著卻一直呢喃著她的名字。

許安然把諾諾放在地上,然后很習慣性的走到廚房里拿了冰袋覆在南宮辰的額頭上。就在她指尖滑過他眉眼的那一刻,南宮辰忽然伸出手把她的小手緊緊的握在自己的手中,還一個勁的說著,“安然,別走。我求你了,寶貝,別離開我,別……”

看著床上的南宮辰因為發燒臉色有些病態的潮紅,她猶豫了一下,卻還是想掙脫自己的手。可是,他的手就好像什么似的,她根本就掙脫不了。而且,諾諾還跑到她身邊扯了扯她的衣服,紅著眼睛說。

“媽媽,你就讓爸爸握一會兒吧。你看,爸爸握著你的手就不動了。他已經好多天沒有好好的睡覺了,你就讓爸爸這樣睡一會兒,好不好?”

許安然默默不語,能不好么?兒子都這樣說了,她就算再不想,也得答應,不是么?

說實在的,就是那樣神奇。南宮辰握著許安然的手就會睡的很安詳,中途許安然想上廁所,然后用盡渾身解數,終于掙脫了他的桎梏。上完廁所回來,卻發現南宮辰正表情痛苦的在床上喃喃自語,而他的雙手更是在空中亂舞。

她才走到床上俯身,就被他整個抱在懷中。緊接著,他一個翻身就和她一起側躺在床上。諾諾不知道去哪了,此刻房間里就剩下他和她。

許安然困難的動了下身子,卻發現自己的側頸居然已經一片濕意。他哭了,這樣一個冷情的男人居然哭了。許安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他,卻聽到他低聲說著,“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一定不會放手,寶貝,我好想你,好想,想的我心都要疼出一個動了。不,已經,已經疼出一個洞了……”

“既然這樣,當初你又為什么要那樣對我?為什么不相信我?為什么要把我趕走?你給了我希望,還信誓旦旦的和我說,這輩子你永遠不會放開我的手,可最后呢?最后你卻那樣毫不留情的甩開了我。南宮辰,你現在再說這個還有意義么?還有么?”眼淚不爭氣的落了一臉,她伸手狼狽的擦去。而身邊的男人,似乎并沒有聽到他的話,此刻已經睡了過去。

許安然有些負氣的瞪了他一眼,看著他憔悴的樣子,手不由自主的伸了上去,細細的撫摸著他的臉頰。當年的他,成熟穩重永遠都是自信滿滿。而如今,卻這樣消極頹廢。呵……是她么?是她把他變成這個樣子的么?

南宮辰殺了許安然一次,而許安然也殺了南宮辰一次么?她不知道,她只知道這樣的南宮辰給她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。

窗外的夕陽很好,她的眼皮漸漸的開始耷拉下來,最終因為犯困,就這樣瞇著眼睛和他一起睡了過去。

朦朦朧朧中,她好像被一個熟悉的唇吻著。從雙唇到下巴,到側頸。她感覺只要那唇經過的地方,就好像被燃著了一堆堆的小火苗。很熱,很熟悉的熱。

身子有些不受控制的扭動著,而下一刻她的小蠻腰被那雙大手固定住。接著,他的唇就開始在她的小腹上逗留。尤其是那個疤的位置,他似乎吻的很小心,很小心。

眼皮有些重,她睜不開來。卻真的很想看看到底是誰?為什么這種感覺會讓她這么熟悉呢?是南宮辰么?是他么?還是,自己在做夢,只是做夢而已!

眼皮困難的動了動,才睜開眼睛,她就發覺下面有異物進入。灼熱而龐大,她只覺得一種疼瞬間在下身蔓延開來。

“唔……疼……”許安然不受抑制的叫出了聲,睜開眼睛發現南宮辰面色潮紅的在她身上律動。

一瞬間,她整個都愣住了。自己一直都無法和南宮昊發生關系,為什么和南宮辰就這樣,這樣發生關系了?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看著身上陶醉的男人,眼睛瞬間升起一層霧氣。

南宮辰像是發現了許安然已經清醒過來,他扯出一個微笑,然后俯下身一下下親吻著她。小心翼翼,溫柔無限。“寶貝,我愛你。”

——我愛你!

三個字,讓許安然只覺得五雷轟頂似的。她不說話,只是看著南宮辰,用那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直直的看著他!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請分享

危情游戲:女人,簽約吧! https://ywthw.com/txt/88626/index.html